服务热线 : 15150560766
新闻资讯 News
案情简介黄某(女)与杨某(男)于2005年相识,于2009年初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原、被告双方婚前感情尚可,但婚后随着家庭琐事、夫妻矛盾、孩子抚养等原因逐渐产生矛盾,致使夫妻感情关系受到影响。2020年6月,黄某诉至玄武法院,要求与杨某离婚,并提及杨某脾气暴躁,经常饮酒,且酒后有殴打原告的行为,提交了多份接处警登记表。因被告不同意离婚且表示夫妻感情并未彻底破裂,故玄武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黄某要求与被告杨某离婚的诉讼请求。2020年10月,醉酒后的杨某再次对黄某实施了家庭暴力,黄某提交的病历记载:“全身多处外伤1小时余,他人打伤患者,称其头痛及头晕不适,右手背局部肿胀、青紫,右手见有抓痕、多处挫伤等”。为防止杨某再次实施暴力行为,黄某向玄武区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审理法院审理认为,杨某的行为致使黄某有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的情形,黄某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故黄某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裁定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被申请人杨某对申请人黄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杨某威胁、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黄某。家庭暴力的定义及常见类型家庭暴力是指发生在由婚姻或亲密关系、血缘和法律而联系在一起的家庭成员之间的暴力。它包括在家庭关系中发生的身体、性、情感等方面的暴力,同时包括威胁施以暴力的行...
发布时间: 2021 - 05 - 04
浏览次数:0
在网上聊天时,人们越来越习惯使用网络表情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意见,虽然使用表情可能存在一些意思的不确定性,但是日常交流也无伤大雅。不过,在涉及一些重要事件沟通时,表情在表达意思上的不确定性往往会引发一些争议和纠纷。在借贷、租赁、合同等类别的纠纷案件中,经常有当事人因为使用网络表情导致双方理解产生差异,进而导致纠纷的案例。事实上,网络表情确实属于电子证据的一种,但能否被法院采纳,往往需要综合认定。一、基本案情2018年8月13日,李柯将10万元转入李岩岩的银行卡中,李岩岩收到该笔转账后,通过刷卡消费的形式,将这笔钱转入湖南某心脑血管病医学研究有限公司。同日,李岩岩通过代签的方式,以李柯(乙方)的名义与该公司(甲方)签订《健康福卡服务协议》,该福卡可以在规定情境下进行消费。涉案公司还出具了会员收据,李柯的会员金额为10万元,会员补贴每月1660元。李岩岩于当天将《健康福卡服务协议》《会员收据》以及向公司付款的消费凭证通过微信图片的形式发送给了李柯。不过之后,李柯则主张李岩岩是向自己借款10万元并承诺月利率1.66%,约定借款期限为一年。因2019年5月开始,李岩岩开始不按期支付利息,李柯多次讨要未果,于是将其诉至湖南省永兴县人民法院。在法庭上,李岩岩也表示,自己没有向李柯借款,其支付的款项系支付给涉案公司的健康福卡预定金。法院另查明,李柯事实上没有使用该健康福卡进行消费,李柯于2019年...
发布时间: 2021 - 04 - 21
浏览次数:1
近年来,家具行业兴起“全屋定制”热潮,定制家具可以按照个人喜好量身定做,在外观和功能上能够更好地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因此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然而,由于材质、式样标准不明晰等原因,定制家具在实践中也很容易引发纠纷。一、基本案情原告李某与某家居公司签订《家具订购合同》,约定李某向家居公司订购一套定制家具,包括衣帽间衣柜、电视柜、茶几、沙发、斗柜等,总价为37万元;定制合同生效起先预付一部分定金,验收后结清余款。家居公司关于交货时间点的承诺是建立在李某按时支付预付定金以及其余货款的条件下,如果李某未能按时支付货款,则交货相应顺延。如家居公司逾期交货,李某有权每周按照不能交货款的千分之一收取违约金。合同后附报价清单,列明定制家具的尺寸、材质说明、数量及报价。合同签订后,李某延迟3个月支付家居公司10万元定金,家居公司相应迟延交付了第一批家具,之后又分批交付并安装了其他家具。其间,家居公司根据李某要求对部分家具进行返修,但李某仍对其中多项家具不满意,双方协商未果。李某以家居公司逾期交货且部分家具存在质量问题不符合合同约定为由,起诉要求家居公司退货还款。二、法院审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与家居公司间系承揽合同关系,双方签订的《家具订购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家居公司完成了李某定制家具的制作后,第一批交货迟延系因为李某支付定金的时间迟延,且就后续迟延交货部分,李某已经自行...
发布时间: 2021 - 04 - 16
浏览次数:0
接受房屋租赁中介公司服务后,委托人却绕过中介公司直接订立租赁合同,中介公司可以主张中介报酬吗?一、基本案情2018年1月13日,某公司员工与某房屋中介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取得联系,以公司名义委托甲公司为即将成立的海淀分公司寻找符合办公条件的房源。甲公司的工作人员带着某公司领导和经办人看了包括某写字楼2502室、2503室、2505室房屋在内的房源,后者同意租赁这三套房子。同年2月9日,某公司员工和甲公司员工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在群内讨论了房屋租赁的细节问题,包括三套房子的租期、租金、押金、水电费、物业费、违约金、开具发票等条款,以及其他需要中介公司与业主协调的问题。随后,甲公司员工将修改过的三个房屋的租赁合同发到微信群,并将修改后的租赁合同发送给了房屋业主。业主反馈后,甲公司将草拟的《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经纪机构居间成交版)》发给了业主和某公司。然而,某公司最终未与甲公司签订居间合同,而是与另一家中介公司(以下简称乙公司)签订了涉案三套房屋的《房屋租赁合同》及《居间合同》。甲公司发现,某公司与业主、乙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除租期起算日期和房租支付日期与自己提供的合同模板相差两天外,重要的条款均一致。于是,甲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某公司的行为是一种“跳单”行为,要求某公司和涉案房屋的业主应支付其居间服务费。二、法院审理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本案实际情况,甲公司虽未与某公司签订书面的居间合...
发布时间: 2021 - 04 - 15
浏览次数:0
司法实践中,结婚彩礼经常与赠与、生活支出等相混淆,彩礼的认定及返还数额标准已经成为司法工作人员面对的棘手问题。男女双方订婚后,如果关系恶化解除婚约,那么关于订婚的彩礼是否可以要回呢?一、基本案情王某(男方)与杨某(女方)于2017年10月经媒人介绍确定恋爱关系。2019年10月,双方举行订婚仪式。同年10月25日,王某母亲何某转款45万元至杨某名下账户。然而王某和杨某最终未能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不久后两人就终止了关系,且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王某以杨某获得彩礼后不同意与其结婚为由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杨某返还上述款项并支付相应的利息。另查明,杨某收到上述款项后,分别向王某及其父亲转款合计91000元。二、法院审理庭审中,被告辩称原告母亲转款系生活支出。法院认为,原告母亲向杨某转款45万元系以双方能够缔结婚姻为目的,具备彩礼的性质。双方进行订婚仪式后共同生活,但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故王某主张返还彩礼,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法官认定男方母亲转款给女方的45万元为结婚彩礼,扣除女方返还男方91000元后,依法判令女方返还原告男方彩礼359000元,并驳回相关利息诉请。三、法律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彩礼返还的情形有以下三种:一是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二是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三是婚前给付并...
发布时间: 2021 - 04 - 13
浏览次数:0
Copyright © 2018 - 2021 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微信二维码
亲,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