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 15150560766
经典案例 Solutions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日期: 2018-06-20
作者: 英迈思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死亡案件,二审委托我所,责任由当事人全责改判为次责


最新动态 / 更多>>
2021 . 05 . 04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黄某(女)与杨某(男)于2005年相识,于2009年初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原、被告双方婚前感情尚可,但婚后随着家庭琐事、夫妻矛盾、孩子抚养等原因逐渐产生矛盾,致使夫妻感情关系受到影响。2020年6月,黄某诉至玄武法院,要求与杨某离婚,并提及杨某脾气暴躁,经常饮酒,且酒后有殴打原告的行为,提交了多份接处警登记表。因被告不同意离婚且表示夫妻感情并未彻底破裂,故玄武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黄某要求与...
2021 . 04 . 21
点击次数: 0
在网上聊天时,人们越来越习惯使用网络表情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意见,虽然使用表情可能存在一些意思的不确定性,但是日常交流也无伤大雅。不过,在涉及一些重要事件沟通时,表情在表达意思上的不确定性往往会引发一些争议和纠纷。在借贷、租赁、合同等类别的纠纷案件中,经常有当事人因为使用网络表情导致双方理解产生差异,进而导致纠纷的案例。事实上,网络表情确实属于电子证据的一种,但能否被法院采纳,往往需要综合认定。一、...
2021 . 04 . 13
点击次数: 0
司法实践中,结婚彩礼经常与赠与、生活支出等相混淆,彩礼的认定及返还数额标准已经成为司法工作人员面对的棘手问题。男女双方订婚后,如果关系恶化解除婚约,那么关于订婚的彩礼是否可以要回呢?一、基本案情王某(男方)与杨某(女方)于2017年10月经媒人介绍确定恋爱关系。2019年10月,双方举行订婚仪式。同年10月25日,王某母亲何某转款45万元至杨某名下账户。然而王某和杨某最终未能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不...
2021 . 04 . 09
点击次数: 1
一、基本案情 被告周某、李某、徐某于2019年10月9日晚上9时30分下班后一同吃火锅。晚10时50分左右,两原告之子张某祥联系徐某后于11时左右到达“傣妹火锅店”参加聚会。席间,四人共点了雪花牌啤酒12瓶,喝了约11瓶;点了牛栏山牌二锅头白洒(1斤装)1瓶,张某祥、周某、徐某各分了一次性塑料杯1杯。晚12时左右,四人用餐结束后步行至玄武湖。途中,四人谈到“谁是旱鸭子”等“游泳”话题。到...
2021 . 04 . 09
点击次数: 1
“购买我们联盟的网上商品,消费一单即返三倍积分,积分还可以兑换商品、兑换现金,相当于消费购物的钱不仅全部返还,还能额外赚到钱!消费就有百分百的回报,在日常消费中就能致富!消费就等于赚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赶紧行动吧!!!”看到这样天花乱坠的宣传,你会心动吗?“消费返利”原是市场上很常见的一项促销手段,商家设定一个消费梯度,满额就有返利,其实就相当于打折。但是现在这一促销手段却被不法分子所利用,重...
2021 . 04 . 07
点击次数: 1
2018年7月22日,刘某在医院生育一名女婴后,于同月24日将该女婴遗弃在医院女更衣室内。女婴被发现后由民政局下属的某儿童福利院代为抚养。公安局经调查发现,刘某还曾在2015年1月29日,将其所生的一名男婴遗弃在居民楼内。民政局向法院提起诉讼,以刘某犯遗弃罪,已不适合履行监护职责,申请撤销刘某的监护权,民政局愿意承担该女婴的监护责任,指定其下属的某儿童福利院抚养女婴。  法院经审理认为,刘某将出生...
Copyright © 2018 - 2021 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微信二维码
亲,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