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 15150560766
经典案例 Solutions

交通事故死亡案中遗体整容费是否应单列赔偿

日期: 2019-08-19
作者:

遗体整容关乎死者尊严、亲人祭奠,那么交通事故死亡案中遗体整容费是否应单列赔偿呢?

交通事故死亡案中遗体整容费是否应单列赔偿

近日,江苏省区人民法院审理这样一起案件,判决被告李某在赔偿丧葬费的同时,亦赔偿尸体整容费。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12月4日上午,李某驾驶重型货车在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掘港镇某路口与周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导致周某头颅崩裂当场死亡。交警部门经调查认定李某承担事故全责,死者周某无责。事后,周某亲人根据殡葬习俗请人为周某制作安装假头颅并进行遗体整容,花费3万元。2018年8月,周某近亲属诉至法院要求李某及承保肇事车辆的保险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合计344834.50元,其中一项即为遗体整容费3万元。保险公司认为遗体整容费应包括在丧葬费36342元内,不应再重复列支,不同意赔偿该项费用。
法院审理后认为,周某头颅在交通事故中崩裂呈粉碎性损坏,遗体受损严重,周某亲属为保持遗体完整而支付的相对高额的遗体整容费不违反民间对死者殡葬的通常习俗,亦符合其作为死者近亲属的情感需要,为此支付的遗体整容费有合理性和必要性。由于该费用金额较高,若将其列入丧葬费显然对周某亲属不公平,因此应单列计入本案损失范围,遂判决支持赔偿丧葬费的同时亦赔偿尸体整容费。

交通事故死亡案中遗体整容费是否应单列赔偿

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遗体整容费用应予单列赔偿

近年来,随着机动车保有量逐年增加,交通事故发生频率及恶性程度也日趋严峻,有些死亡交通事故中受害人死状惨烈、躯体受创严重,残破遗体常给亲属造成巨大精神痛苦和心理冲击。为抚慰亡灵、寄托哀思,死者亲属常根据民间习俗聘请殡葬专业人士对遗体进行整容修复,花费少则几千,多则数万。关于遗体整容费是否包含在丧葬费内以及应否单列赔偿在司法实践中素有争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丧葬费、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由此可见,丧葬费属法定赔偿项目,且为统一定额赔偿,并不根据个案实报实销,有时难以覆盖办理丧事实际合理开支。本案中,周某遗体受创严重,家属花费不菲进行遗体整容,为了让逝者与世界体面告别,让生者内心得以慰籍。法院认为,法律需要尊重这种民间善良风俗,关怀百姓真挚情感需求,遂认定遗体整容费用属于“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应予单列赔偿

交通事故死亡案中遗体整容费是否应单列赔偿

交通事故死亡案中遗体整容费是否应单列赔偿




最新动态 / 更多>>
2021 . 05 . 04
点击次数: 1
案情简介黄某(女)与杨某(男)于2005年相识,于2009年初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原、被告双方婚前感情尚可,但婚后随着家庭琐事、夫妻矛盾、孩子抚养等原因逐渐产生矛盾,致使夫妻感情关系受到影响。2020年6月,黄某诉至玄武法院,要求与杨某离婚,并提及杨某脾气暴躁,经常饮酒,且酒后有殴打原告的行为,提交了多份接处警登记表。因被告不同意离婚且表示夫妻感情并未彻底破裂,故玄武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黄某要求与...
2021 . 04 . 21
点击次数: 1
在网上聊天时,人们越来越习惯使用网络表情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意见,虽然使用表情可能存在一些意思的不确定性,但是日常交流也无伤大雅。不过,在涉及一些重要事件沟通时,表情在表达意思上的不确定性往往会引发一些争议和纠纷。在借贷、租赁、合同等类别的纠纷案件中,经常有当事人因为使用网络表情导致双方理解产生差异,进而导致纠纷的案例。事实上,网络表情确实属于电子证据的一种,但能否被法院采纳,往往需要综合认定。一、...
2021 . 04 . 16
点击次数: 0
近年来,家具行业兴起“全屋定制”热潮,定制家具可以按照个人喜好量身定做,在外观和功能上能够更好地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因此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然而,由于材质、式样标准不明晰等原因,定制家具在实践中也很容易引发纠纷。一、基本案情原告李某与某家居公司签订《家具订购合同》,约定李某向家居公司订购一套定制家具,包括衣帽间衣柜、电视柜、茶几、沙发、斗柜等,总价为37万元;定制合同生效起先预付一部分定金,...
2021 . 04 . 15
点击次数: 0
接受房屋租赁中介公司服务后,委托人却绕过中介公司直接订立租赁合同,中介公司可以主张中介报酬吗?一、基本案情2018年1月13日,某公司员工与某房屋中介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取得联系,以公司名义委托甲公司为即将成立的海淀分公司寻找符合办公条件的房源。甲公司的工作人员带着某公司领导和经办人看了包括某写字楼2502室、2503室、2505室房屋在内的房源,后者同意租赁这三套房子。同年2月9日,某公司员工...
2021 . 04 . 13
点击次数: 0
司法实践中,结婚彩礼经常与赠与、生活支出等相混淆,彩礼的认定及返还数额标准已经成为司法工作人员面对的棘手问题。男女双方订婚后,如果关系恶化解除婚约,那么关于订婚的彩礼是否可以要回呢?一、基本案情王某(男方)与杨某(女方)于2017年10月经媒人介绍确定恋爱关系。2019年10月,双方举行订婚仪式。同年10月25日,王某母亲何某转款45万元至杨某名下账户。然而王某和杨某最终未能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不...
2021 . 04 . 09
点击次数: 1
一、基本案情 被告周某、李某、徐某于2019年10月9日晚上9时30分下班后一同吃火锅。晚10时50分左右,两原告之子张某祥联系徐某后于11时左右到达“傣妹火锅店”参加聚会。席间,四人共点了雪花牌啤酒12瓶,喝了约11瓶;点了牛栏山牌二锅头白洒(1斤装)1瓶,张某祥、周某、徐某各分了一次性塑料杯1杯。晚12时左右,四人用餐结束后步行至玄武湖。途中,四人谈到“谁是旱鸭子”等“游泳”话题。到...
Copyright © 2018 - 2021 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微信二维码
亲,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