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 15150560766
新闻资讯 News
吴某送货路途中,被某商铺外墙大范围脱落的水泥块砸中,经抢救不幸去世。吴某的母亲诉至法院,要求商铺的业主、租户、物业公司连带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失费等各项损失82万元。原告诉称,2019年7月20日晚,吴某在给南昌市西湖区金润广场送货时,广场商铺外墙突然大范围脱落,吴某被砸伤。之后,吴某先后被送到曙光医院、南昌市第一医院抢救治疗,花费医疗费用近5万元。但因伤势过重,三日后,吴某最终抢救无效不幸身亡。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八十五条规定,因建筑物脱落造成他人损害,建筑物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某物业公司作为物业管理单位、被告某货运代理部作为商铺使用人、被告某物流公司作为商铺所有人,共同负有对商铺的日常管理、维修养护、定期检查、安全保障义务。现三被告未能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且不是由于遇到了地震、台风等不可抗力所导致,并且死者吴某无过错,因此,三被告无免责事由,应当连带赔偿因吴某死亡造成的全部损失。
发布时间: 2019 - 12 - 17
浏览次数:213
国家公祭日·南京楼高近苍穹,岁寒有哀鸿。昔年今日事,旧翎尚作痛。警笛引凄情,金陵炮声隆。硝烟血雾浓,人涌马倥偬。城摧冤魂泣,刀扬夜枭悚。湖波氤氲浅,国耻镌刻永。
发布时间: 2019 - 12 - 13
浏览次数:25
90后的年轻妈妈小陈自从与前夫协议离婚之后,便再未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每次去前夫家探视女儿,都被前夫以及前夫的家人阻扰,无奈的小陈只得将前夫起诉至法院,要求行使对于女儿的探视权。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并且在判决后主动对小陈的前夫释法明理,小陈的前夫愿意配合小陈行使对于女儿的探视权。  经法院审理查明,小陈与小李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3年生育女儿,2015年,双方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当时签订《离婚协议书》一份,对于财产进行了约定,并且约定女儿由男方抚养,女方享有对于女儿的探视权。  协议签订后,女儿一直随男方及男方家人共同生活。由于与小陈的矛盾,男方及男方的家人坚决不允许小陈探视女儿。为此,小陈起诉至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因父母的离婚而消除,子女无论由男方或女方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小陈作为孩子的母亲,仍享有对于女儿的探视权,有权关心、看望和了解女儿的生活和成长情况,亦有权培养与女儿的亲情关系,故原告诉请探视权符合法律,具体探视的时间和方式法院依法确定。  办案法官提醒天下的父母,切莫因为大人之间的恩怨,让小孩缺失父爱或母爱,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健全的人格培养,离不开父爱与母爱的滋养。没有爱或单一的爱,无疑对小孩是另一种伤害。希望天下的父母均能给孩子营造一个充满爱与快乐的成长环境。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9
浏览次数:41
在路上行驶需要谨慎驾驶,不论是直行过路口还是转弯,都应该观察前后左右各方情况,万一后车刹车不及,很容易造成追尾情况。同时,如果发生交通事故时,一方司机正在履行职务,那么应认定为职务行为,赔偿责任可以先由单位承担。2018年1月14日17时11分许,胡XX驾驶浦口09XXX6电动自行车沿珠江路由南向北进入建设局路口左转弯过程中,未观察后方直行王XX驾驶的苏A1XXXXD大型普通客车,两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胡XX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该事故经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巡警大队认定,王XX负事故次要责任,胡XX负事故主要责任。胡XX因右外踝骨折、右距骨骨折,在浦口区中医院住院治疗18天,支付医疗费6990.83元(其中扬子公交公司垫付726.87元),支付护理费用3337.2元2018年2月1日原告出院时,遗嘱休息3月、禁负重、加强营养及护理。2018年5月1日,门诊治疗后遗嘱休息半个月。事故发生后,人寿保险南京市中心支公司未对浦口09XXX6电动自行车定损,原告在第二次庭审补充提交电动车维修清单及1900元维修发票,以证实其电动车损失.苏A1XXXXD大型普通客车登记在扬子公交公司名下,王XX系扬子公交公司驾驶员,事故发生时在履行职务行为。该车在人寿保险南京市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限。原告胡XX另提出淘宝购买35元踝关节护具费用及补课费两张票据21106元,要求被告...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2
浏览次数:39
上海一名信用卡持卡人在采用最低还款额方式的情况下,仍多次发生逾期还款情况,于是信用卡发卡行对其信用额度向下进行了调整。多次交涉无果后,该持卡人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恢复原来的信用额度,并返还收取的相关费用。  相继发生9次逾期还款 信用卡额度被下调  2012年9月,原告邱先生填写申请,并签署《领用合约》,领用了被告某银行信用卡中心发行的信用卡,信用额度为2万元。  邱先生称,自己一直按时还款并持卡正常消费,但被告却于2018年3月29日以短信方式告诉他,该卡信用额度被降低1万元,并要求他须优先还清已降低的额度的消费金额,才能在其授权许可的额度内消费用卡。邱先生还说,被告未经自己同意,自2012年9月开始,擅自收取用卡无忧费每月4元、信用保障费每月3元,至2018年9月,收取上述费用共计462元。被告还违约收取原告2018年6月的违约金94.12元。  邱先生因此起诉,要求恢复信用额度,退还违约收取的费用。  被告银行信用卡中心辩称,根据《领用合约》第二条第一款以及相关监管规定,被告有权在原告资信状况恶化时调减原告信用额度。原告在2017年5月、6月、2018年3月出现多次逾期,且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显示原告持有的其他银行信用卡存在逾期。为提高客户满意度,被告表示,愿意退还原告556.12元。  经审理查明,自2012年11月至2018年3月,在采用最低还款额方式下,邱...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1
浏览次数:41
134页次10/27首页上一页...  567891011121314...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 2018 - 2021 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微信二维码
亲,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025-85845117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