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 15150560766
新闻资讯 News
一、基本案情 被告周某、李某、徐某于2019年10月9日晚上9时30分下班后一同吃火锅。晚10时50分左右,两原告之子张某祥联系徐某后于11时左右到达“傣妹火锅店”参加聚会。席间,四人共点了雪花牌啤酒12瓶,喝了约11瓶;点了牛栏山牌二锅头白洒(1斤装)1瓶,张某祥、周某、徐某各分了一次性塑料杯1杯。晚12时左右,四人用餐结束后步行至玄武湖。途中,四人谈到“谁是旱鸭子”等“游泳”话题。到达玄武湖后,四人一起翻越悬挂有“办公区域请勿翻越”的隔断码头与湖岸的围栏,进入画舫船只停靠的码头上玩耍、闲聊,并谈论是否会游泳、跳水等话题。张某祥自称会游泳。之后,四人又翻越悬挂有“办公区域请勿翻越”的隔断码头与船只的不锈钢护栏,跳上画舫船甲板上跑动、戏笑。周某、徐某、李某接受玄武湖派出所调查、询问时均称张某祥只喝了约2瓶啤酒和少许白酒,并称自己会游泳,主动对三人讲“我跳下去,你们每人给我300元”,三被告均未答应,并劝张某祥不要跳。周某在张某祥跳湖前曾自行攀爬到高约3米的画舫船的船顶,跳入湖水中,上岸后不久与李某去卫生间。张某祥在周某与李某去卫生间期间,自行攀爬至高约3米的画舫船的船顶上,未听从徐某的劝阻,跳入湖水中。二周某、李某发现张某祥跳湖后从卫生间方向转身跑回船上。周某跳入水中实施救助,徐某协助,但未能救援成功,张某祥逐渐沉入湖水中。李某等人拨打110报警。   ...
发布时间: 2021 - 04 - 09
浏览次数:1
“购买我们联盟的网上商品,消费一单即返三倍积分,积分还可以兑换商品、兑换现金,相当于消费购物的钱不仅全部返还,还能额外赚到钱!消费就有百分百的回报,在日常消费中就能致富!消费就等于赚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赶紧行动吧!!!”看到这样天花乱坠的宣传,你会心动吗?“消费返利”原是市场上很常见的一项促销手段,商家设定一个消费梯度,满额就有返利,其实就相当于打折。但是现在这一促销手段却被不法分子所利用,重新包装上“互联网+”的噱头后,变成了诱人的陷阱……案情介绍2017年7月,叶某经朋友介绍成为了某实体联盟的代购商,并招聘业务员招揽客户在该实体联盟开发的网上购物商城中挑选商品。叶某向消费者宣称,只要在他们的网上商城完成一单1280元以上的消费,就可获赠消费金额3倍的积分,使用积分就可兑换相同价值人民币的商品。如果不需要用积分购买商品,积分会以返利的形式返还给消费者,每周返还约三四十元,五六个月就可拿回本金,之后还可以继续拿返利。不仅如此,参与投资还能拿到电饭煲、洗衣液、蚕丝被、电冰箱、彩电、白酒等礼品,投资超过十单还会奖励旅游一次。除此之外,叶某还开宣讲会,称这是一种全新的投资模式,总公司直接从生产厂家进货,再销售给客户,省去中间环节,让消费者花原本应该花的钱,赚到本来拿不到的利润。并且公司有实力雄厚的集团担保,可以确保投资者资金安全无虞。购买必需品的同时还能创富,消费就等于赚钱,这样的“...
发布时间: 2021 - 04 - 09
浏览次数:34
一、基本案情  2019年12月,20位老年人与案外人张某某协商组团前往福建旅游事宜,张某某负责安排签订合同及对接,于某某作为老年人团体的代表,通过微信转账向其交付旅游费用。后收到旅行社发送的电子合同,因参团人员变动多次发生修改,旅行社数次向其发送的电子合同均带有合同专用章。次年1月,旅行社再次发送电子合同后,原告代表20人签字予以确认。合同对签约双方、旅游产品名称、旅游日期、旅游费用等进行约定,并附有游客身份信息和旅游行程单。后因疫情未能出行。于某某与张某某沟通退款事宜,张某某以公司未向其退款为由拒绝退还,20位老人均诉至法院。旅行社辩称,张某某并非其员工,与于某某沟通签约并非经其授权履行的职务行为,无权代理及收取旅游费用。  二、裁判结果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于某某所代表的20位老年人向张某某支付旅游费用及多次修改合同后,均及时收到电子合同,合同均有旅行社的签章,张某某承诺减免的旅游费用也与合同一致,于某某等人有理由相信张某某系旅行社员工,其签订旅游合同及交付旅游款项系善意且无过失。张某某的行为具有已被授予代理权的外观,致使于某某等人相信其有权而支付旅游费用,应发生与有权代理同样的法律效力,故判决旅行社向张某某返还上述费用。  三、典型意义  本案系老年人在无代理人情况下涉复杂法律问题的团体性维权类案件,具有典型示范意义。随着社会的发展,老龄团体追求愉悦生活的愿...
发布时间: 2021 - 04 - 08
浏览次数:7
2018年7月22日,刘某在医院生育一名女婴后,于同月24日将该女婴遗弃在医院女更衣室内。女婴被发现后由民政局下属的某儿童福利院代为抚养。公安局经调查发现,刘某还曾在2015年1月29日,将其所生的一名男婴遗弃在居民楼内。民政局向法院提起诉讼,以刘某犯遗弃罪,已不适合履行监护职责,申请撤销刘某的监护权,民政局愿意承担该女婴的监护责任,指定其下属的某儿童福利院抚养女婴。  法院经审理认为,刘某将出生三天的未成年子女遗弃,拒绝抚养,严重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符合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情形。被监护人自被生母刘某遗弃以来,某儿童福利院代为抚养至今,综合考虑被监护人生父不明、刘某父母年龄和经济状况、村民委员会的具体情况,由民政部门取得被监护人的监护权,更有利于保护被监护人的生存、医疗、教育等合法权益。综上,法院判决撤销刘某的监护权,指定民政局作为该名女婴的监护人。其后,刘某被法院以遗弃罪判处刑罚。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有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教育被监护人的法定职责。监护权既是一种权利,更是法定义务。父母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有关个人或组织可以根据依法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并依法指定监护人。在重新指定监护人时,如果没有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一般由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也可以由具备履行监护职责条件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
发布时间: 2021 - 04 - 07
浏览次数:1
刘某诉某科技公司合同纠纷案刘某生于2002年,初中辍学。2018年10月23日至2019年1月5日,刘某使用父母用于生意资金流转的银行卡,多次向某科技公司账户转账用于打赏直播平台主播,打赏金额高达近160万元。刘某父母得知后,希望某科技公司能退还全部打赏金额,遭到该公司拒绝。后刘某诉至法院要求某科技公司返还上述款项。法院在审理该案中,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经过耐心细致的辩法析理,最终当事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刘某申请撤回起诉,某科技公司自愿返还近160万元打赏款项并已经履行完毕。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案例。司法实践中涉及到的网络打赏、网络游戏纠纷,多数是限制行为能力人,也就是8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这些人在进行网络游戏或者打赏时,有的几千、几万,这显然与其年龄和智力水平不相适应,在未得到法定代理人追认的情况下,其行为依法应当是无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对未成年人参与网络付费游戏和网络打赏纠纷提供了更为明确的规则指引。意见明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规定更多地考量了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同时引导网络公司进一步强化社会责任,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网络环境。
发布时间: 2021 - 04 - 06
浏览次数:1
Copyright © 2018 - 2021 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